132-2056-3118
客服热线:
×
<在线客服<

两个中国年轻人在柏林开了间工作室,他们说真诚的设计才是好设计

浏览: 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20-01-18 分类:今日头条
我们既然要设计,就要给出一些新的东西。它是解决问题,还是提供新的审美体验、使用体验?你必须要有一个东西在里面。”

翁昕煜今年 29 岁。2010 年以前,他的生活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:读书、实习,纠结自己有没有准备好进入社会,到底适合做什么工作。

那时他还在中国传媒大学念德语,平日接一些陪同翻译的活。在德国做交换生时,也偷偷弄过一个个人主页,保存用 PS 或者 3ds max “玩出来”的成果,配上一首痛仰乐队的《安阳》,聊表思乡之情。到大四所有人都在实习的时候,他也同样去过北京北四环外的望京,把微软和西门子的 PR、平面设计、三维建模等职位都试了一遍。

“但我觉得翻译不是我的志向,进大公司打工也不符合我的性格。”他最终决定申请到德国魏玛大学再从本科念起,学产品设计。

陶海悦今年 28 岁。2010 年以前,她也还在上海师范大学,跟着向京、瞿广慈学雕塑。私底下,她还和几个朋友办了本名为《小明》的杂志,介绍身边设计师们做的好玩的东西。之所以叫小明,是因为这个人物经常在笑话里出现,“可以是任何人”,有种“年轻的幽默感”。

“但后来大家有各自的事情要忙,慢慢都走了,就慢慢就变成我自己的事情了。” 陶海悦去了魏玛包豪斯大学,继续读公共艺术的研究生。

这些都是 6 年前的事。2015 年 3 月,这两个年轻人在柏林共同成立了独立设计工作室 Yuue Design,在一年半时间里连续受邀参加了 8 个大型展会,接到二三十个项目,获了各种名目的奖,作品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媒体报道以及大小公司的产品目录里。

而陶海悦的《小明》,也演变成一本免费电子杂志,以及一家面向国内买手的、引介外国设计师作品的商店“小明 TheShop”,在国内发展了五六个零售合作方,目前经手十多个品牌。




虽然都是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产品,但能够带来情绪上的互动,很幽默。” 梁乐乐如此评价 Yuue Design 的设计。

梁乐乐是“麻麻木”家居品牌的创始人,她在去年的“设计上海”展上看到他们的作品,立刻签了约,目前正在量产一款名为“Oops! Lamp” 的灯。这是一个很适合拿来对朋友恶作剧、活跃气氛的产品:只要拉动拉绳,它的灯泡或灯管在点亮的同时还会被一同拽出,让人产生不小心拉坏灯具的错觉。

”我一直在找这种感觉,希望把比较常见的产品改得有点趣味性、反思性,有点深度在里面。不是把产品做得更漂亮或者更好用,而是换一种方式,给人一些建设性的想法。比如相框,它平时是展示照片的,那能不能把照片换成别的东西?”翁昕煜对《好奇心日报》说。

翁昕煜说的这个相框,后来变成了他的毕业设计“良药苦口”系列中的五个作品之一“TANGIBLE MEMORY / 诗意相框”——相框里的照片只有在用手触碰时才能看见,如果被闲置太久,就会变得模糊不清。

梁乐乐并不是第一个因看中 Yuue 互动性设计而找上门来的客户。去年 11 月,Yuue Design 刚成立半年,上海家居品牌 Maison Dada 的创始人、法国室内设计师 Thomas Dariel 在《安邸》上看到他们的作品,就直接打电话到翁昕煜和陶海悦的柏林工作室,约在上海见面讨论产品开发。

他选择的 Angry Lamp,也是“良药苦口”系列中的一个。这个 Angry Lamp “是一盏形似人且有自己个性的灯。它观察人们怎么使用能源。如果环境太亮,或者另一盏灯已经打开,它就把自己关闭。如果人们忘记了它,它也会把自己关闭掉。”官网介绍中如此描述。

今年,又有两个知名欧洲家居品牌找到 Yuue Design 签了约。虽然具体名称目前还不能透露,但对于创业只有一年半的这两个年轻人而言,“算是有个里程碑了。”